眼皮很重很重,但是一陣尖銳刺耳的聲音卻不肯放過她的腦袋。
大門在她要爬起來的前一刻打開了,然後傳來細細的交談聲,還搞不清楚是誰來訪,大門又再一次被闔上。
「紫臣,是誰啊?」恭子攤在床上,朝房門外喊道。
但過了許久都沒有回應,恭子狐疑的再喊了聲:「紫臣?」
遲遲沒有那軟軟的語調回覆的聲音,恭子爬出暖暖的床鋪,打開房門,映入眼簾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客廳。
「紫臣,你在哪裡?」
沒有在廚房,也不在房間,廁所也沒人,難不成剛剛是蓮把他接到隔壁去了?
拿起電話,撥下熟悉的號碼,不一會兒就接通了。
「喂,蓮,不好意思打擾了,請問紫臣有在你那邊嗎?」雖然已經直呼蓮的名諱,但是恭子對他的態度還是很客氣。
「沒有。」蓮低沈的嗓音傳來,不像剛睡醒的聲音,反而十分清爽。「怎麼了?紫臣不見了嗎?」
「嗯,我到處都找不到他…」恭子一聽到自己先前的猜測是錯誤的,開始心焦了起來。
「妳別慌,看看他有沒有留字條給妳。」蓮聽出她聲音裡的慌亂,趕緊叫她安下心,不要自己慌了手腳。
「紙條…紙條…」恭子一邊喃喃自語,一邊尋找客廳有無紫臣留下的訊息。「有了!」
她急忙打開紙張,上面的字卻讓她吃驚不已。
「他被他媽媽接回去了。」她驚呼。
「怎麼回事?為什麼會突然被接回去?」蓮頓時下了決定,「妳等等,我到隔壁找妳。」
掛了電話,不一會兒電鈴聲便響起,恭子急忙跑到門前將大門拉開。
一看見一身輕便服裝的蓮,恭子被搗亂的心湖也慢慢平靜了下來。
「紙條呢?我看看。」
她把便條紙交給他,轉身走到廚房倒了兩杯水。
「這是紫臣自己寫的,所以我想他不是被迫而是自願跟他母親回去。」信步走至客廳在柔軟的沙發上坐下,他抬起頭來側首看向坐在他身旁的恭子,「但是寬貴小姐一聲不響的將紫臣帶走,的確是不太尋常。」
「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?」恭子伸手揪住蓮的衣袖,像是抓著急流中的浮木。
「現在遲戀的拍攝暫停,沒辦法在片場遇到紫臣向他問個清楚…」蓮低頭想了一下,「我想妳先打通電話給紫臣確定他的平安,接下來就靜觀其變吧。」
「嗯。」恭子點點頭,很快地拿起一旁的電話,撥下紫臣的手機號碼。
電話響了一會兒後被接起,恭子急忙出聲道:「紫臣?是你嗎?你還好嗎?」
「京子小姐,紫臣很好,不用擔心。」回答的是一道女嗓,聲音中帶著冷漠與疏離。
「寬貴小姐?」
「很抱歉我無預警的就把紫臣接回家,」寬貴瑛子冷冷的道,「但是我無法將我的孩子交在一個男女關係複雜的人手中。」
「您這是什麼意思?」恭子聽了她語帶批判的話,心裡著時感到不舒服。
「妳和敦賀蓮假戲真做的緋聞,不管是真是假,都不關我的事,但是你們兩個的私事卻牽扯到與妳同住的紫臣,還要他獨自一人招開記者會,等於是幫你們收爛攤子,我不允許我的孩子沾染上任何不良的新聞。」寬貴瑛子本來就是演藝圈中的長輩,再加上她的聲音中總是帶著不容忽視的尊貴,這令恭子也不禁開始檢討起自己的行為。
「現在遲戀的拍攝暫停,我聽說也是因為妳的緣故,先不用提青木和敦賀這兩位演藝圈中的大忙人,妳耽誤的是整個劇組的時間。」她嚴厲地教訓道,「在遲戀恢復拍攝以前,紫臣沒有必要跟妳住在一起。請妳在停拍的這段時間裡,好好的想想妳身為女演員應有的態度與使命。」
語畢,電話便毫不猶豫的被切斷了。
恭子無力的將手中的電話放下,寬貴瑛子的話迴盪在她腦中,像刺一般一針針的戳在她演員的自尊上,她深深的感到慚愧不已,不是因為和蓮的緋聞,也不是因為自己的緣故使得遲戀拍攝暫停,而是自己面對問題的態度……
在媒體沸沸揚揚的報導她與蓮的新聞時,她該做的並不是害怕也不是逃避,而是站出來將事情解釋清楚,哪怕記者不會相信她的說詞,她都應該為了自己讓人誤會的行為負責。但是她卻選擇躲在蓮的背後,把問題丟給他,甚至最後還牽扯到紫臣…
而遲戀暫停拍攝的事情雖然是青木導演的意思,她也明白勉強拍下去只是浪費時間,不過她卻忘了劇組人員的感受,沒有向他們好好道個歉,也沒向他們道謝…
「恭子?妳怎麼了?」蓮有些慌張的握住恭子的肩,一手撫上她的面頰。
當他觸及她的淚時,她才發現她哭了。
恭子開口道:「我真是個糟糕的演員…」
之後,任憑蓮再怎麼開口問她問題,她都閉口不答,只是雙眼無神的低著頭,彷彿在深深地反省著什麼…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