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社的安排下,紫臣獨自一人開了場盛大的記者會。

說獨自一人也不盡然,因為蓮和恭子都在後台盯著銀幕上,個頭小小、背脊卻直挺挺的他。

恭子很緊張,沒由來的一股恐懼籠罩住她,她雙手不禁微微打顫,蓮察覺到了她的不尋常,緩緩的伸出大掌輕輕的覆蓋住她擺在膝上的柔荑,恭子有些受驚的轉首,蓮那張俊秀的臉讓她的心跳微微加速,她想自己現在的表情一定很扭曲、很怪異,於是她想不著痕跡的抽出自己的手,殊不知她的舉動,已傷害了一心想守護她的男人…

他苦笑的收回手,起身假裝有事要去找社,其實只是想逃避一下她的疏遠帶給他的抽痛,恭子似乎察覺到了,看著蓮一如往常的淡笑,她忽然想要彌補些什麼…她也不懂為何會有這種感覺,她就是想要安慰一下眼前這個總是支持她、激勵她的男人。

她站起身來,默默走向在社身邊的蓮,像個青澀的小女孩般,輕輕地拉拉他的袖子。

「蓮,你可以繼續陪著我嗎?」

他的眸色轉深,她毫無防備的甜言蜜語—對他來說是的—就這樣撞進他的心房。他還來不及思考,一雙長腿已經不受控制的走向他們方才的座位上,乖乖的坐了下來。

彷彿是給他的誘惑不夠多似的,在她也坐下來的同時,她主動伸出手,將手心朝上,直直的伸到他的面前。

他緩緩轉首,看她那俏皮的表情,他真的好想用力抓住她的肩膀,狠狠地搖醒她,叫她不要再這樣給他機會—打破她對他的信任的機會。

無聲地在心中深深嘆口氣,他用一種近乎寵溺的表情握住她的手,軟軟的、小小的、手指上佈滿小繭的手,並將兩人這樣親密的互動藏在椅子的空隙間,一個沒人看得見的死角中。

恭子的心跳的好快好快,蓮的手好大、好有力、卻也好溫柔,那雙手似乎可以牽著她面對任何困難,那樣想依靠他的心情來的太急太快,她完全不敢相信,那個曾經不想再尋找避風港的自己,現在居然主動棲息在一個令她安心的地方。

兩人心思各異,心中卻滿滿的都是對方,幸福的氣氛太美好,社微笑看著兩人,藉口支開所有想要打擾他倆的工作人員。

忙碌的眾人都沒有發現兩人的曖昧。

直到紫臣擺脫了眾記者犀利的發問,結束記者會回到後台,兩人才放開對方的手,若無其事的起身迎接打了一場勝仗的小小戰士。

「姊姊、敦賀哥哥,我們一起去吃飯慶祝好嗎?」一張小臉佈滿疲態,卻還是漾著開心的笑容,抬頭笑看著恭子和蓮。

「當然好,你想吃什麼?」蓮怕他頸子酸,體貼的蹲下來與紫臣平視。

「麥當勞。」毫不猶豫地,紫臣乾脆地說出這三個字。

恭子失笑,彷彿早就知道他會說出這種答案似的。「你先去換下衣服,我們等你。」

紫臣點點頭,興高采烈的跑向臨時休息室,把正式的西裝換下,很快地穿上一件紅色條紋的Polo衫配上牛仔褲,腳上踏著一雙Nike球鞋,又砰砰砰地跑回恭子身邊,主動牽起她和蓮的手,笑咪咪的說道:「我們走吧!」

三人嘴角邊都掛著宛如上弦月的笑靨。他們戴著鴨舌帽,低調小心的上了蓮的車,這次他們都不敢再大意了,紫臣和恭子一同坐在後座,一路上,蓮只是聽著兩人的笑語,臉上的淡笑怎樣也沒褪去過。

『一家人啊…是不是就像這樣呢?』恭子心中默默想著。

她一方面享受著這樣簡單的幸福,希望這樣的情境可以一直繼續下去,看看紫臣燦爛的笑臉,她期待他能一直這樣笑著、快樂著;但她又害怕她會這樣陷進一個深深的泥淖裡,愈幸福、愈依賴,到時候就愈難脫身。

『這就是綾櫻的感受哪!終於懂了。』

終於懂了,是不是也表示,她也像綾櫻一樣—

被一個男人,不自覺地深深的吸引著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