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下手中的手機,恭子大大的吐了口氣,她往沙發椅背重重一靠,臉上盡是輕鬆的表情。
方才通知完蓮紫臣願意開記者會的消息,經過一番連絡及討論後,社已經安排好一切活動,今晚就可以招開記者會解釋整件事情的始末。
正當恭子正因放鬆而快要瞇起眼睛打盹的時候,身旁的手機再度響起,恭子有些受驚的接起電話,連打招呼都來不及,對方已經急切的出聲問道:
「恭子,妳到底在搞什麼鬼?報紙上的消息是真的嗎?妳居然跟那個討人厭的敦賀蓮同居?!妳眼睛瞎了嗎?他是哪一點好啊?他有比我帥嗎?」
「呿,吵死了,是松太郎啊…」令人熟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,回答它的卻不是以往溫柔婉約的嗓音,而是懶洋洋、甚至帶點不耐的語氣。「你一次問我那麼多問題,叫我先回答哪一個?還有,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?」
「我叫祥子去問的。」尚氣結的道。他在錄影的空檔氣急敗壞的衝到無人的休息室打了這通電話,卻聽到她冷淡的聲音,讓他不知為何有種受傷的感覺。他也不懂他為什麼如此在意這件事,他甚至無法在錄影時專心…只因為他腦中全是報紙上恭子與敦賀蓮數張親密的照片、和斗大聳動的標題…
「是嗎?你何必這麼大費周章?我跟誰同居或做了什麼事,也已經跟你沒有關係了吧。」真是莫名其妙,現在不是松太郎的宣傳期嗎?他應該沒有時間廢話的吧?他打這通電話到底有何企圖…
「這麼說…妳真的跟敦賀蓮住在一起嗎…」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,但聽見她親口說出“同居”二字,他居然有種心臟快停了的感覺…
「我又沒有說。」他的聲音幹嘛忽然變了?他在意嗎?怎麼可能!
這麼說,是沒有囉?「太好了…」
「什麼?」他喃喃地說了什麼?說那麼小聲怎麼聽的清楚啊。
「沒事啦!」他…他剛剛是說“太好了”嗎?真是見鬼了!那個普通的女人、他曾經狠狠甩掉的女人,跟誰交往都不關他的事啊!就算他被別的男人擁在懷裡、做便當給別的男人吃、對別的男人笑、跟別的男人說“我最喜歡你了”……他都不會心痛的,不會的,不會的…
「恭子…」
「有何貴事?」他聲音怎麼又怪怪的了?好沙啞、好低沈…
「妳…」他的眼神忽然變得銳利,「不准被別的男人擁在懷裡,不准做便當給別的男人吃,不准對別的男人笑,不准跟別的男人說我喜歡妳!」
「你剛剛說什麼?」恭子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。每隻帶著極大怨氣的小小怨恭們,全都努力鑽進話筒裡,用盡全力將怨氣及怒氣傳到電話的另一端。
「我…」等到他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什麼時,話已經收不回來了。
為什麼妒意這麼明顯的話,會從他的嘴裡冒出來?
「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。我要去錄影了,再見。」
嘟嘟聲傳來,正待恭子要發作時,已經沒了對象。
「姊姊?是誰打來的啊?怎麼會讓妳這麼生氣?」紫臣疑惑的問道。
「沒事,你不要擔心。」剛剛忘了紫臣還在身邊,她應該到一邊去接的,要是再晚一步,她好姊姊的形象一定會蕩然無存。
紫臣聽了也沒再多說什麼,反倒是恭子,原本就已混亂不已的心,又因為尚方才的話,更加迷惘了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