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敦賀先生很奇怪。

太奇怪了!

早上他們見面,她開口向他問早,他連看也沒看她一眼,好似她不存在。

她以為他是真的沒聽到,所以也不以為意。

然後開始工作了,從拍練到正式拍攝,他竟然也完全不看她的眼睛,徹底的化身成銀次這個角色-明眼瞎子一個。

她覺得很不好受,那種感覺就像是他在生她的氣似的,明明昨天還好好的啊!她和他通電話時沒有睡著,還和他道了晚安,她是帶著他溫柔的晚安聲入睡的。

她很想問問他她是不是哪裡惹到他了,但他不是在和導演討論劇情,就是與社先生商量事情,她根本沒有機會插上一句話。

怨恭們的怨氣全都變成哀怨的氣息,籠罩在恭子的身邊,像是一層黑暗的保護膜。

恭子完全打不起精神來,一下戲,她就蹲在角落畫圈圈,她已經有很常一段時間沒有感受過這種無力感了。

以前是因為對松太郎的一股熱情總是被視而不見,她常常感到疲憊,但她還是不願放棄,總是追隨在他身後,看他一股腦兒向前走的背影,總是把她拋在後面。

想到松太郎,怨恭的哀怨瞬間變成了怒氣,散發出火紅色的光芒。

太可惡了!這樣忽視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啊?

恭子倏而起身,帶著一身氣勢滿滿的怨恭,朝蓮走去。

「打擾一下!」她打斷蓮和社的對話,「敦賀先生,你今天到底怎麼了?」

兩人瞄了恭子一眼,社開口道:「蓮沒怎麼樣啊!很正常,身體很好,沒有感冒。」

「我不是指這個。」恭子直勾勾的盯著高大的蓮的俊臉,但蓮卻躲避她的眼神。「為什麼不看我。」

出乎恭子意料的,蓮居然瞥過頭,一句話也不說便從她身邊擦身而過,走了。

恭子大受打擊,眼淚頓時湧上了眼眶。

「恭子,妳…妳別哭…我也不知道蓮怎麼會這樣…」社見到恭子蒼白的臉,頓時慌了手腳,蓮那樣絕情的樣子,他也是第一次看見。

一滴清淚滑過恭子的臉頰,她咬著下唇,心中的委屈千言萬語也難以形容。

敦賀先生是個有教養的紳士,從來不曾這樣對待別人過,為何獨獨這樣待她?

心臟像是被用匕首狠狠地劃了兩刀,鮮紅的血液化做止也止不住的眼淚,撲漱漱的掉下。

這比聽到松太郎拋棄她的話時還難受,當時心頭充斥著是憤怒,而不是這種椎心刺痛。

忽然間,她移動了,追上前方那個高大絕情的背影,她伸出右手抓住蓮的手腕,止住了蓮的腳步。

他沒有回頭,但也沒有甩開她的手。

「敦賀先生,我不相信你是個毫無原因就這樣忽視他人的人,告訴我,你到底怎麼了?」恭子的聲音帶著濃濃的鼻音,說話的同時,眼眶內的淚水也不停落下。「我做了什麼讓你生氣的事情,你告訴我,我一定會改過來的…不要這樣懲罰我,好嗎?」

蓮僵硬的背影震了震,他緩緩轉過身來,臉上早已不見方才的冷酷,而是怎麼樣也掩蓋不住的心疼。

「最上,不要哭了。」他用長指抬起恭子精巧的下巴,眼底的柔情止住了恭子的眼淚。「對不起…」

他捧著恭子的臉,用姆指拭去了她的淚水。

「我也不想這樣待妳的…對不起…」

聽見他誠摯的道歉聲,和一如往昔的溫柔微笑,恭子看他看得有些痴了…

「到底怎麼回事…?」

蓮嘆了一口氣,開口解釋道:

「是青木導演要求我這麼做的,他要我激起妳的情緒,讓妳一看見我就想哭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記得嗎?劇情的需要啊。」

在他的提醒下,恭子這才想起來。

沒錯,現在劇中的綾櫻因為知道了銀次眼睛失明的真相,為他心疼的同時又帶著生氣的情緒,因此是為傷心而哭,也是為憤怒而哭的。

「但是也不用這樣對我嘛!我真的很難過…很難過…」說著說著,委曲的淚水又聚集在眼眶,好似一眨眼就會像珍珠一樣落下。

「唉…我也不想啊…」蓮的表情充滿無奈,「但是青木導演說這樣拍出來的效果一定會比好還要更好,接近完美…」

都怪他一見她的眼淚就心軟了,根本沒辦法繼續演下去。

「算了,知道原因就好了…」恭子吸吸鼻子,綻放出一朵笑花。「我剛才真的以為你一輩子都會這樣對我…」

蓮怔忡了。

一輩子…她說一輩子嗎…

她臉上的微笑讓他好心動,他好想不顧一切的捧著她的臉,品嚐她甜美的紅唇。

內心的紳士蓮和本性蓮交戰著,不分上下…

見她呆愣的臉,恭子有些擔心的伸出柔荑,撫上他的臉頰。「敦賀先生,你怎麼了?」

蓮的身子大大的震了一下,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恭子無辜的臉龐,這個女人,究竟是天使還是魔鬼?在他天人交戰的時候碰他,不怕被他給吃了嗎?

「妳…要我教你怎麼接吻嗎?」啊啊…顯然是本性蓮佔了上風,夜世界的帝王又現身了。

恭子一臉驚嚇的望著蓮,不解他怎麼突然做出這種奇怪的提議。「敦…敦賀先生…這也是導演叫你做的嗎…」

蓮不置可否的勾起了嘴唇,性感的笑容迷惑著恭子的感官。

她傻愣愣的臉喚回紳士蓮來制衡本性蓮,他拍拍她的臉頰,開口戲謔地說道:

「再不阻止我,我就真的要教妳囉…」

恭子還是動也不動,只差沒有點點頭答應他的提議了。蓮嘆了一口氣,性感的薄唇緩緩吻上她的額頭。

這一吻終於叫醒了神遊太虛的恭子,她倒抽了一口氣,發出了一道驚天地、泣鬼神的尖叫聲。

「啊~~~~~~~~~~~~~」

連連後退好多步,她腦中全是“離他遠一點,離他遠一點…”的聲音。

蓮感到有點受傷,但還是露出無辜的表情解釋道:「誰叫妳不阻止我。」

「敦賀先生…」 恭子臉紅的撫著剛剛被吻過的額,「剛剛那個算什麼?」

「算是…」蓮露出一口白牙,笑的燦爛,

「愚人節禮物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