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現在既然問題已經解決,那麼我們就開始今天的進度吧!」青木拍了拍手,響亮的掌聲提醒所有工作人員回到他們的崗位上。「敦賀、最上、紫臣,待會我說明完第三幕的大綱以後,會留十分鐘的時間給你們討論,排演兩次後,預定中午前完成拍攝。」
「好的。」
整個片廠再度活絡起來,工作人員忙進忙出的準備幕後作業,演員們則是專注於導演的指導。“遲戀”的拍攝過程不像一般連續劇,進度十分緩慢,僅僅十二集的集數卻要拍攝半年之久。青木的戲向來都是高成本,但也保證是高品質、高收視,正因為需要一筆為數不少的拍攝經費,唯有日本少數幾家電視公司能買下青木所導的戲劇版權。
不久後排演開始,除了蓮以外,恭子和紫臣都吃了不少次NG,原因都是默契不夠契合,台詞常常無法在正確的時間點上接起。經過了多次修正,加上導演細膩的角色解說,以及蓮以經驗教授兩人一些演戲的技巧,例如細微的眼神交流、台詞與呼吸的搭配等等,紫臣和恭子的互動已有大大的進步。
雖然耗費了不少時間,第三幕的拍攝,還是順利的完成了。


Take 3:
「歡迎光臨。」
聽見熟悉的聲音,男人揚起一道淺笑。
用導盲棒探著前方的路,摸索一陣之後,他又坐在那靠窗的座位上。
不同的是,這次座位上已經有個褐髮男孩,埋首在書堆中。
男孩發覺對面的座位似乎被人佔據了,他原本想開口說些什麼,但發現那男人空洞的雙眼和沒有焦距的眼神,他選擇閉上嘴巴,和男人分享這靠窗的座位。
服務生認出他是上次被她燙傷手的男人,她走近他,開口介紹店裡各種餐點,男人依舊笑著向她點了一杯拿鐵。
這次服務生很小心,送上咖啡時沒有再出什麼意外。
「我能請問妳的名字嗎?」在服務生要離開時,男人這麼問。「我叫藤本銀次。」
「我是倉田綾櫻。」沒有猶豫太久,她開口道出自己的名字,那聲音很輕,但是不勉強。她不輕易的相信別人,但他的笑容和沒有侵略性的語氣令她放心。「坐在你對面的,是我的弟弟,倉田慎。」
銀次明顯的震了一下,想必是被她的話嚇了一跳。
「對不起,我不知道這裡有坐人,我立刻換個位子。」銀次的語氣有點慌亂,表情更是帶著尷尬。才正要起身,他的手就被一雙溫暖的柔荑覆住,她輕輕拍拍她的手背,開口說道:
「沒關係,你坐,慎不會介意的。對吧,慎?」
「嗯。」慎點點頭,臉上帶著些微羞赧的表情。
「謝謝你,我可以叫你慎嗎?」銀次溫柔的笑著,那張無害的臉讓人忍不住想和他分享心情。
「可以,那我也要叫你銀次哥哥。」
聽見慎脫口而出的話,綾櫻可以說是訝異的。
自從兩年前的那件事情發生以後,慎變得很怕生,不會主動和陌生人有太多的對話,但現在慎卻是自己開口要求和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有進一步的關係,而不只是分享座位的陌生人而已。
綾櫻忽然覺得有些害怕,因為她自己對那叫銀次的男人也毫無戒心。不是因為他是看不見的盲人,所以同情他,而是他那足以撫慰人心的溫暖笑容,真的有吸引人親近的魔力。
她默默的看著慎怯聲但是欣喜的和銀次交談著,她的心中閃過千頭萬緒,是欣慰、卻也是擔心…
她該阻止慎嗎?或者幫他走出陰影,讓他變回一個12歲的孩子該有的模樣?
她嘴角泛起一陣苦笑。這個問題,好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