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過不少的磨難,“遲戀”終於開鏡了。
“遲戀”的拍攝是很特別的,因為沒有劇本的關係,戲不能跳著拍,需要隨著劇情的發展一直走下去,要不然演員的心情與情感就會中斷,所以常常外景與棚內戲交錯,每場戲都得拍到OK才能結束工作,因此演員的NG狀況便主宰了拍攝的進度。
當天是棚內戲,在LME的特大攝影棚裡,搭了各式各樣“遲戀”所需的佈景,包括綾櫻工作的咖啡廳、綾櫻與慎的住處、銀次的住處…等等。
沒有意外的,恭子十分緊張,雖然蓮前一天特別打電話給她,叫她放鬆心情,只要維持平常的表現就會一切順利,恭子還是不能夠像往常一樣自在。
聽他說拍戲說得像在吃飯那樣平常,恭子心裡直嘀咕著。對她這種第一次挑大樑的新生演員來說,內心的壓力豈是別人能夠想像?不過,凡事都有第一次,至少她不像他那年少輕狂的日子,還曾被導演開除過好幾次…
「敦賀,最上,麻煩你們過來一下。」青木透過小型麥克風對在片廠兩端的蓮和恭子說道,聽見耳機裡導演的聲音,兩人很快的便來到青木身旁。
有別於以往頹廢的氣質,青木顯得特別神采奕奕。「今天的第一場戲—也就是整齣“遲戀”的第一幕:銀次與綾櫻的相遇,我相信角色你們都很熟悉,但是默契的培養還不足夠,所以,會先排練個幾次,直到我認為有最好的版本,那麼便會正式拍攝。」
「首先,銀次在綾櫻上班的咖啡廳裡點了一杯咖啡,在綾櫻送上後,過於勞累的綾櫻不小心將咖啡打翻,咖啡便濺到銀次的手上,銀次因為眼睛看不見,於是受了很大的驚嚇,綾櫻在深感抱歉的情況下,到咖啡廳後台拿醫藥箱要幫銀次上藥,在恭子退出鏡頭後,這一幕便結束。」
「好的。」恭子回答道。「敦賀先生,麻煩你了。」
蓮淡笑不語,只是輕輕的點點頭。
「提醒你們,我是個在喊NG這方面絕對不會吝嗇的導演,我只要認為你們其中一個眼神不對,甚至是手勢不對,我就會喊卡。」青木的嚴厲是出了名的,但這也保證了他的作品品質絕對一流。
「不過最上,妳不用心急,我知道妳的狀況,只要妳肯慢慢去學習,我們不差那一點時間。在羅利社長的保證下,我們的拍攝進度和經費都有寬敞的商討空間,希望妳能用心的去體會,不要讓我失望。」
恭子早在與Mo子討論完後,便打電話給青木向他做了不情之請,而像Mo子說的一樣,導演並沒有拒絕她的請求。
聽到青木一席話,恭子原本忐忑的心情又更加劇了,她的確不能讓導演失望,他都已經給她那麼大的空間,如果她的表現不符合他的期望,她就真的該向他以死謝罪。
抓緊戲服的下襬,恭子腦中全在思考待會該如何達到導演的要求。
「最上,妳再捏下去,戲服就要變形了。」蓮的聲音裡帶著濃濃的笑意。
聽的出他的調侃,她帶著怨恨的眼神直視著他自信的眼睛。「你又不是第一次當主角,當然不會緊張啊!」
「妳相信我嗎?」明白她的心情,蓮也不再多說安慰的話,只是這麼問了一句。
「當然相信。」恭子的回答毫不遲疑。
「既然相信,那就把自己交給我,讓我替妳煩惱妳的問題,好嗎?」蓮的表情好溫柔,恭子聽見他這一番像是對情人說的話,心中警鈴大作。
怎麼還沒開始拍攝,敦賀先生就開始徹底執行搭檔殺手的勤務了…
「嗯。」勉強收回自己胡思亂想的心,恭子僵硬的點點頭。
「等一下的演出只是排練,可以不用太過謹慎,妳只要憑著直覺與妳對角色的掌握演出就可以了。如果導演覺得不妥當,他會立刻指導妳,所以不用擔心。」蓮以前輩的姿態教導恭子,感受到他的認真,恭子也不敢怠慢。
「是的。」
「不好意思,兩位請準備。」工作人員上前提醒兩人。
走進佈景咖啡廳的吧台後,恭子閉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再張開眼時,眼神早已變成了另一個人。
「預備…」青木沈穩的聲音響起,
「Action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