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戲馬上就要開始拍攝,到時候就要麻煩你了。」
在LME的某一間會議室裡,傳出男人的討論聲。他們已經談了兩三個鐘頭,大部分都是一個人在講,一個人耐心的聽著,並提出問題。
蓮緩緩退出會議室,並輕輕帶上門。
今天開會的目的只有一個,讓蓮抓住男主角“藤本銀次”的性格及想法。拍攝這種沒有劇本的連續劇,如果沒有深刻的了解主角個性和心理層次,那麼便不能將角色詮釋的恰到好處,唯有化作戲中的角色,才有可能成功的完成這齣備受囑目的戲劇。
其實對於蓮來說,“遲戀”可能是他出道以來另一次重大的挑戰。上次的Dark Moon已經有過難關等待他征服,這次與恭子和青木的合作令他更為期待。
他想知道,恭子能與他擦出什麼樣的火花。
或許她是個新人,演技的表現並不算成熟,但是她一旦進入角色便會毫無保留的投入,這種熱情與衝勁常常製造出許多驚喜。
不可否認的,他的確有點擔心恭子會跟不上他的腳步,甚至會被他的表演拖著走,但他仍然期待恭子會如何回應,畢竟這種赤裸裸的演技呈現,才能顯示演員的默契與實力。
不過事實上,他最擔心的不是恭子的演技問題,而是…她敢不敢真的放開一切,全心投入演出?
她心裡的傷太深,要她再愛一次很困難,偏偏這又是一齣愛情悲劇,她願不願意化身成戲中的“倉田綾櫻”,嘗一次還來不及愛過就失去的痛?
如果她因為這部戲的緣故,察覺到他的愛,那他是不是太卑鄙了?
想著想著,他已不知不覺走到停車場中。
用遙控器解開防盜鎖後,他伸手打開車門,長腿一伸坐進跑車裡,轉轉鑰匙發動車子,轟隆隆的引擎聲頓時響起。
深深的嘆了口氣,蓮踩動油門,隨著混亂的心情,離開了LME。

當天晚上,恭子也在青木的要求下,到LME開會。
一樣是討論著角色的扮演,恭子一個多鐘頭後,便步出了會議室。
她知道自己不能隱瞞試演會當天她為何無故離開,於是將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導演,不過她保留了不破尚的身分,沒有說出他的名字。青木只是靜靜的聽著,一句話也不說。
恭子解釋完以後,青木溫柔的笑了笑,便開始解釋倉田綾櫻與其他角色的性格和人物背景。
由於這個角色簡直像是為恭子所打造的,恭子很快地便抓住了感覺,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恭子在詢問有關藤本銀次及倉田慎的種種。
會議結束後,恭子沈重的離開LME,心中盤旋的是她步出會議室前,青木對她說的話。
「最上,我一點也不擔心妳對角色的了解程度,我最擔心的是,妳敢不敢融入妳的角色中。我不知道那個拋棄妳的男人是誰,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以什麼心態看妳的,我只知道,妳受的傷太重,妳否定一切關於愛的感受…這樣的妳,究竟能不能演出愛情劇,是我最關切的問題。妳要知道,如果妳不懂得愛,那麼妳的演技會是死的,沒有觀眾會接受一個死的角色。」
的確,她忘了這個關於“愛”問題。
當時接下角色時,她只想到要擺脫過去,卻忘了她曾極力排斥的事情—與搭檔殺手敦賀蓮演出對手戲!
她很清楚,只要是和蓮演出過對手戲的人,沒有人能免疫他的溫柔,每個人都會隨著角色一起掉入他編織的情網中,她不想再體驗一次那種悸動的感覺了,那會讓她誤以為,她愛上了那個她最尊敬的男人。
但是,正如青木所說的,她不能用這種防備的心情,去演一齣愛情悲劇啊!
她究竟該怎麼辦才好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