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情人節是個大雪紛飛的日子,東京不常下大雪,因此大家還是挺吃不消這冷的令人直打哆嗦的天氣。
情侶們皆依偎在彼此的懷中,就算氣溫只有零下五度,愛情的溫度早為他們驅逐了寒冷,心中的暖和勝過外在刺骨的寒風。
說那年似乎不太妥當,因為那不過是兩年前的事情。當她還是傻傻的為他做牛做馬的青澀十五歲,情人節是比自己生日還重要的節日,因此她總會將自己有限的私房錢全部拿出來,只想買盒巧克力送給她最愛的他。
只不過,那些錢總是少的可憐,根本買不起每逢情人節便漲價的精緻巧克力,逼不得已的,她只好到超市購買原料,自己親手做香香濃濃的手工巧克力。
或許有人會認為親手做的比較有誠意,但她知道喜愛華麗的他,根本看也不會看那樸素的甜食一眼。
就算是這樣,她還是想要試試自己的運氣。或許,今年他會想要一盒好吃而不是好看的巧克力…
帶著幸福又甜蜜的心情和愛意,她將巧克力做好,並試著用她的巧手刻出自己和他的臉,一邊刻,一邊甜甜的笑著。
他一定會喜歡的,她想。
然後,情人節到了,那天他還要工作,於是她到他家等他,用最期待的心情等著。
她事先打電話給他,要他無論如何都要在今天午夜以前趕回來。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已經十一點五十五分了,他怎麼還沒到家呢?
沒關係,再等等看。
已經一點了,他在哪裡?
手機怎麼打也打不通,他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。
本來滿心的歡喜早已被憂心取代,她帶著鑰匙,冒著雪四處找他。
天氣好冷,雪好大,她的手和臉早就凍到沒有知覺,她的嘴唇發白,並且不停的上下抖動著,但她不敢停止尋找他的蹤跡,她怕他出了什麼事,或許他倒在路邊沒有人發現他、或許他出了車禍、或許他被綁架了…每想一個或許,她就更擔心。
然後,一個晚上過去了,她還是沒有找到他。
雪終於停了,太陽也緩緩露出臉頰。
披著滿身白雪,她絕望的回到他的公寓。
呆坐在客廳裡,她腦中滿是她與他的回憶。
想著想著,眼淚無意識的掉下…滴滴答答、滴滴答答…
大門忽然響起開鎖的聲音,她置若罔聞,只是想著他的臉龐,很驕傲、很霸氣、很自信、很多情…
「恭子,妳怎麼了?」一從門外進來,就看到她滿身是未完全融化的雪,鼻頭凍的紅紅的,更奇怪的是,她世界末日般的表情。
是她幻聽嗎?她好像聽到,他低沈的嗓音。
「恭子?」他彎下腰搖搖她的肩,試圖將迷惘的她喚醒。
「松太郎…」她出聲喚他,聲音出奇的沙啞。「松太郎…」
「妳到底怎麼了?」他皺眉,看她哭得像包子似的臉。她很久沒有這樣哭了,她又想到她媽媽了嗎?
她伸出手,抱住他低下的頸子,這是她第一次和他靠的這麼近。
平日抱過許多女人的他,在她的擁抱下居然僵著身子,大氣也不敢喘一口。這個一點女人味也沒有的青梅竹馬,身上為什麼也有屬於女人的馨香?
「你去哪裡了,我好擔心你。」她似乎沒有意識到其實她是抱著他的,要是平常的她才不敢做出這種大膽的事。
「我在女人家過夜。」他理所當然的說道,壓根忘了她交代他要回家的事。「妳的身體怎麼那麼冰?」
緩緩放開圈住他脖子的手,她沈默了。
懷中少了她和她的香味,他居然感到有點悵然若失。看著她紅腫的雙眼和滿佈淚痕的臉頰,他不懂她那失望和帶點憤怒的眼神代表什麼。
毫無預警地,她霍然起身,走出了他的公寓。
聽門闔上的聲音,滿是疑問的他將自己拋入沙發裡。
她在生氣嗎?她會對他生氣嗎?
眼睛忽然一瞥,一個普通的紅盒子靜靜躺在小茶几上。
他伸手拿過,長指打開盒蓋,一顆顆刻有他和她臉龐的巧克力出現在他眼前。
他挫敗的呻吟一聲,原來,這就是原因。
他討厭樸實的巧克力,通常他看也不看就會把他扔了,更別說是吃了它們,但他今天居然反常的,拿起了一顆刻有她甜甜笑靨的巧克力往嘴裡放。
好甜,但好好吃。
她在雪中等他回家嗎?她在雪中找他,怕他發生意外嗎?
他想,他毀了她的情人節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ilynn 的頭像
weilynn

タマちゃん A Web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