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
  • 請輸入密碼:
在芬朵拉斯的葬禮上,五歲的法拉墨茫然的盯著母親的棺木。
哥哥說媽媽是去找海了…是這樣嗎?媽媽去了她最渴慕的地方,化身為海鷗在藍天中飛翔,不再是被關在籠裡的金絲雀。他似乎看見了母親帶著優雅的微笑,快樂的在穹蒼舞動著,像隻翩翩的彩蝶,飛向那芬芳的花兒,飲著甜美的蜜,用著拍動的翅膀訴說著美麗的故事…媽媽說在這裡,永遠也不會看見海,但是媽媽現在卻往海的方向去了,那是不是表示,他再也見不到媽媽了?
這就是死亡嗎?昨天明明還在的,她昨天還有說話呀!雖然她的身體不舒服,但是她真的還會動,還會眨著她那美麗的綠眸看著他啊!
心好痛,好難受…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似乎是看慣了芬朵拉斯的寂寞與眼神的空洞,法拉墨不再尋找大海。四歲的他已經了解了在他的家園中,永遠也不會有海的出現。於是他默默的看著母親的枯萎,幼小的他,心疼,卻無計可施。
波羅莫日漸成熟,沉穩的個性加上不茍言笑的臉,迪耐瑟似乎開始欣賞他的堅強。但他平靜無波的眼也見到了母親的恐懼與蕭瑟,往昔明亮的臉蛋漸漸消瘦,穩重的他,心疼,卻束手無策。
兄弟倆都知道父親有多愛母親,迪耐瑟用盡全力的保護著芬朵拉斯,給他無盡的愛,無盡的包容,無盡的體貼…
但他卻忘了給她自由。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哥…哥哥…」稚嫩的聲音由遠而近傳來,小小的身體晃啊晃的朝波羅莫所在的方向奔去。一歲半的法拉墨最愛黏著哥哥,剛學會說話的他嘴邊總是哥哥長、哥哥短,急著向他分享自己生活中的一切。
「法拉墨,慢慢來,別跑。」現是盛夏,波羅莫站在米那斯提力斯最高層的愛克西里昂塔邊吹風,見弟弟跑來,原本沒有表情的臉上有了笑容。
「哥哥,海…海…」短短的手臂在空中揮啊揮的,矮肥的手指指向東方,紅潤的臉上因為剛才的奔跑流了汗,神情好興奮。
「海?哪裡有海?」波羅莫聽了眼睛都亮了起來。「快,我們去找媽媽。」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哇~哇~」宏亮的啼哭聲,在一個陽光燦爛的美麗早晨,響徹雲霄。躺在床榻上的美麗女子,臉色蒼白,汗水浸濕了她的枕巾,疲憊的臉龐上,母性的光輝照亮了佳顏,女子神色驕傲的從產婆手中接過嚎啕大哭著的新生兒-她的二子,輕聲的低喃著:
「親愛的孩子,我的寶貝…瞧你的鼻子多挺,好像你父親,你還有你父親的嘴唇,好好看呢…噓,別哭了,別哭了…」
在芬朵拉斯輕柔的絮語安撫下,哭到臉都漲紅了的嬰兒,緩緩的張開了雙眼,漸漸地停止了哭泣…
首當入眼的,是一雙溫柔的綠眸…

wei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